罗生

贺红<<愚人乐>>

阿阿一朵小红花:

一个普通的故事,一个错过又带着希望的故事




莫关山看着育儿室那些缩着手脚闭着眼睛的孩子,他是那样专注,仔细的看着每个婴儿脸上的表情。


生出来就皱巴巴的,像个猴子一样。


他快把脸贴玻璃上了,手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,再等两周就能接受手术了,虽然服用药并没有多久,不过他怕再久就没机会了,硬着头皮去向医生申请手术了。


他低下头笑了笑,即将有身为人父的自豪感。


曾经不堪回忆的过去似乎都化为乌有,莫关山来到育儿辅导室,认真的听老师给beta们讲有关怀孕方面的护理。


“你也来啦。”旁边的一个beta凑过来:“你还没怀上吧?”


“恩……”莫关山冷淡的点头:“你怀上了?”


“诶嘿。”beta指着脸上的斑:“怀了,你看我的脸,是不是变丑了?”


会长斑?莫关山看了眼影音播放,上面正好说到了怀孕时出现的症状。


莫关山对他笑了笑:“恭喜你。”


beta的脸红了:“快两个月了,我当时还是学生,那时我的眼睛就跟蒙了猪油似的喜欢他喜欢的要命,后面怀了以后他很绝情,我就把孩子拿掉了……我总想现在等我打工凑足钱一定要把它带回来,现在……”


“你……你和先前那位又合好了?”


“怎么会……”beta摇摇头:“那群种马,也只有omega消受的起,被alpha缠上真是倒霉。”


莫关山赞同的点头:“的确倒霉。”这样一说,他与这位其实是差不多的感受,只是对方已经看开走出来了,而他……却总是梦到那个人。


不知道要什么时候,才能彻底的忘记不属于自己的梦。


“也祝你快点找到自己爱的人。”beta拍拍他的肩膀,拿着育儿辅导书走教室,他的beta伴侣正站在门口等他。


“真幸福。”莫关山低声呐道。


4月中旬,贺天回国了,学校还没开学,他突然收到一封来自市医院的邮件,这使他突然就有想回国的心了。


虽是四月,才稍见温暖,路边的夹竹桃已经开的差不多了,贺天站在医院门口,他不是一个人来的,身边还跟着一个助理。


市医院的邮件内容其实很寻常,医院开设的感恩日,贺天当时给医院捐了不少钱,所以会有安排家属感谢活动,那些曾经受过他恩惠的人也会约好时间过来与他当面道谢。


贺天在异国他乡这两年,也试着找过男女朋友,没谈一两周就谈崩了,不论对方多优秀,他总会不自觉的拿莫关山做下比较,一边在心里抨击莫关山毫无优点,一边又冷酷的对现任说分手。


这恋爱心理路程谈的比一般人都要坎坷,要是让他的前任们知道他的心理活动,不知道会不会组团来捅他。


听说这次有三对夫妻要和他见面,贺天对这种感谢其实并不放在心上,他就是……想看看怀孕中的Beta是什么样的。


会不会长的很奇怪啊……又没有omega那样软弱柔软还先天优势,这样怀起来不会超痛苦的吗?


他带着助理走上电梯,到三楼的时候,一个中年女人推着轮椅进来,她的头发是偏红色的,让贺天不由的注意到了,他退开位置并礼貌的问:“阿姨,上几楼?”


莫母道了谢,顺便把轮椅上的儿子用毯子裹的列紧了点:“儿子,还冷吗?”


坐在轮椅上半瞌睡的莫关山迷糊的摇了摇头,他缩成一团,露在外面的手特别的削瘦,青筋和皮肉贴的很紧实,但不容易让人忽视的是他的肚子。


已经六个月了,因为人太瘦,所以肚子突的特别厉害,而且在四月份的天气时还觉得冷,所以特意把头脸都裹紧,而且他还嗜睡,闲下来就困的不行。


贺天低头看了一眼,并没有嗅到omega怀孕的特殊酸香,原来这是个beta啊,他不由的多看了几眼,特别是对着那突出的肚子。


莫母注意到他的眼神,解释说:“我们是来参加感恩活动的,我儿子能把孩子接回来多亏那位好心人。”


贺天点了点头,说:“到18楼了。”他顺便帮莫母把轮椅推出电梯。


轮椅一动,走廊上的风吹过来,莫关山也醒了,他慢吞吞的打了个哈欠,缩缩脖子,捂住了发凉的鼻子,只露了个发旋给贺天看。


真可爱。


贺天站在上方看着发顶,怔了一会儿,直到助理提醒他,他才发觉那对母子已经走远了。


莫母给儿子打了瓶热水让他抱在怀里,她看了看时间觉得还早,坐在椅子排号。


“那位先生会来吗?”莫母把橘子递给他:“听说他刚从国外回来,是个大忙人。”


莫关山嘴里含着酸到倒牙的橘子不肯咽下,含糊的说:“不管他来不来,一定要当面感谢。”


做人都是该知道感恩的,胚胎再孕手术很成功,他连做梦都是笑着的。


这次知道这个活动那位先生也会来,他和老妈从乡下带了不少东西来,他轮椅后面是一框优质草莓和大青枣,都是优质无污染的水果,虽然不贵重,可有钱人应该喜欢这种没有添加剂的东西吧。


目前怀孕六个月,但是beta的子宫太窄小,内脏已经被挤压到了,他很少站立,只有坐着时身体的负担才会轻松一些,所以只能让老妈给自己推车了。


“那位先生资助的都是beta,”莫关山闻着手上的橘子皮香味说:“他大概也是个beta。”


莫母的想法与他一致:“要是前面排的人少一半就好了,照这样的速度,轮到我们大约要天黑了。”


莫关山点点头:“应该更早一点的。”只是太早,他们那边的公交车可不干啊。


他现在还没有车,为了准备孩子的衣食,暂时不打算买车,所以出入有时很不方便,在乡下那会儿他几乎都不出门,偶尔太阳出来了会叉着腰出去晒个太阳。


他有时看着自己叉腰外八的影子暗自好笑。


看我牛逼不,拿的出放的进,叉会儿腰得意下。


怀孕后心态没有抑郁反而变的开心不少,大概是觉得人生又多了一个希望所有特别的有干劲。


贺天站坐在会客室,第一对beta夫夫进来了。


“先生怎么称呼?”


“免贵姓贺。”他让助理收下了对方带来的礼品,这些该收的当然不能回绝,不然对方会更加担忧。


他看到了beta怀里裹着的小东西,心尖一颤,心说怎么比他以前见过的婴儿还要小上一圈。


beta夫夫满脸幸福笑容:“怀了十月半,生出来头发都长了,就是瘦……他的脚丫子啊还没有拇指大。”说着还把证件给贺天看了一眼。


贺天看到上面蓝色的脚掌和生父的大拇指印排在一块,成年人的拇指居然大了二分之一。


“挺健康的,看着是有点小。”对方红光满面的说:“就是有点丑。”


那位生了孩子的beta狠狠的拧了丈夫的胳膊一下:“你说我丑?”


“我错了我错了小声点,他快要哭了。”


贺天不由的笑出声来:“祝两位幸福。”


“多亏了您,您真是我俩的大恩人。”


他送走这对夫夫,接待第二对夫妻。


莫关山摸了摸胳膊,裹了一层毯子,但还是冷的发颤。


“妈。”他扯了扯莫母:“我咋觉得不太对?”


莫母朝会客室伸着脖子看着:“我看快差不多了,第三对也快出来了,该轮到我们了。”


“不是的妈。”莫关山动了动身子:“我肚子疼。”


“啊?吃橘子吃坏啦?”莫母把热水放到他手里:“赶紧喝口暖暖。”


莫关山心神不定的坐着,过了一会儿他把手伸进毯子里摸了摸,再拿出来时脸色迅速苍白:“妈,我出血了!”


莫母手里的热水瓶砰的一下摔在地上四分五裂。


“医生,护士!”莫母推着儿子挤到前台:“我儿子不舒服,他好像出血了。”


旁边一个戴眼镜的主任马上拿了简易体温器对她说:“来我办公室,我给他检查,我这有吸氧设备。”


贺天在会客室里等了一会儿,没等到人,听到外面的吵闹问了来人:“外面怎么了?”


“有个孕夫流血了,吹风吹的。”助理拿着两篮子果篮进来:“就是电梯上碰到的阿姨,他们母子俩现在在急救室,不能过来了。”


贺天打开果篮,上面是色泽鲜艳带着露水的水果,看着就知道是刚采下来没多久的。


“那个孕夫出血很大?”


助理摇头说:“不知道,他母亲哭的很难过。”


贺天微觉得遗憾,本来他觉得也许能和那对母子见上一面的,刚才那一眼,他对那个孕夫挺有好感,要是能再帮帮他们就好了。


他的确不是什么菩萨心肠,也不是什么老好人,就是想顺着心来,他觉得是他该做的他一定会做到。


贺天说:“你去找院长,再和那个阿姨转达下我的意思,她会明白的。”他捏起一颗草莓,擦也不擦放进嘴里,“挺不错的,也是一片心意,我收下了。”


“好的,我这就去办。”助理看了看名单说:“后面没人了,要不您先回去,医院的事交给我来办。”


贺天点点头,拎着那两篮水果走了会客室,这时大厅已经恢复了秩序。


路过急救室时,他看到了那位红发阿姨捂着脸,手上还扶着已经空了的轮椅,她的眼睛很红,一直在抹眼泪。


贺天想走上前去,结果想了想还是没过去,助理会帮他办妥的,他那怀孕的beta儿子一定会平安无事的。


他想了想那个beta的身形,觉得那个糟蹋beta的A真是个混帐东西,他最好以后走楼梯都滚下去。


就像是老天在开玩笑一样,他下安全梯的时候,脚下一滑,即便努力平衡四肢,还是摔的肋骨发疼,拎着的两篮水果全都滚了满地,其中一部分被他的身体压成了果汁。


莫母吹着碗里的药,喂给躺在床上的儿子:“把妈吓坏了。”


“我……我以后再也不吃橘子了。”莫关山半开玩笑的说,故意把锅推到了橘子上好让母亲能轻松一些:“以后换吃苹果。”


莫母懂他的意思:“你呀,当初就让你再缓半年,多吃半年的药,你偏不听,这些吃苦头了吧。”


“再缓半年我怕它就不是我的小天使了。”莫关山摸着肚皮笑了,脸上又带点无奈的遗憾:“那位先生回国了?”


“咱们的果篮他都收下了,听说他还请了院长给你动的手术。”


“真是个好人啊,祝他一生都平平安安的。”莫关山咬着苹果说:“对了,他姓什么?”


莫母这两天都忙忘了,隐约想起书上签的那潦草的字迹:“好像加贝吧……”


“哦,日本人?还是复姓?”莫关山摸着肚皮下的轻微跳动说:“那这样可不好给孩子娶名啊。”本来是想带个恩人的名字进去喜庆喜庆。


“让你爸娶呗。”莫母走上去,拉上的窗帘:“你爸要高兴坏了,最近还翻了不少古诗词典。”


莫关山拉了拉被子盖到下巴上,他显然又要睡了:“唉,那交给我爸吧,取名这事太难了。”


“睡吧孩子。”


莫关山微笑的睡下了。


有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被老天愚弄了,有的时候又觉得自己是上天的幸运儿,一切都来的那么及时。


未来他的生活将一成不变,却再不缺乐趣。



纵生:

  
有几篇不ooc的?
   
还呕???
    
  
既然嫌弃文章辣鸡,那不如抬抬你尊贵的小手,自己来码?
   
是年纪小所以就能肆无忌惮让人寒心吗?单单一句话伤了多少人。
  
为何会有如此之低的情商,自以为是也要有度。
 
  
讲真,
    
你可以去乌干达的密林和山地大猩猩玩互推相扑,在那猛烈的巴掌拍击下,你的脑子或许能清醒一些。